全北平最红的角儿

说书唱戏劝人方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心理阴暗的人只能看见社会的阴暗
心中肮脏的人只能看见是不是麦麸
因为京剧评剧小曲儿大鼓河南坠子拉洋片他们不配听呀【摊手】

rnn
我TM手贱把微博下回来了。
gun吧!

张小锦鲤保佑我过统考!!!!

柒猫尾:

张小锦鲤保佑我收到青岛票叭!!!

叁拾贰:

可在LOFTER内转发这条锦鲤。
——
没有售后

我们不应该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
知道自己爱的是什么,追随是什么就可以了。
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去现场看他跟他一起唱探清水河,我也不知道等我有一天可以买票去听《帝女花》的时候于院还唱不唱了。
相声和京剧是我认定会陪我一辈子的东西,我不会因为这些有的没的傻逼事情改变一点点。
还有,我的爱好的存在不是让你冷嘲热讽指手画脚的。

以上。

皮皮磊太可爱了吧!!!!

一点想说的

有的人指出你的错误不是为了你好,而是为了寻求一点自己心中的平衡罢了。
酸的人不过是见不得你好而已。
世界上三观不合的人很多也很正常,并不代表你是对的还是别人是对的。
如果要拿自己的三观和道德去约束捆绑别人的,那就是自己的问题了吧。

就像桃儿说的,看电视电影话剧你都知道是假的,怎么别人都给了你预警了你还视而不见当真的看呢?而且既然不喜欢这个文还全部看完,两个太太的联文那岂不是还劳烦你进你不喜欢的两个太太的主页去看,看完了再写长长的投稿去骂,不累么?如果是白嫖的人的话更没有身份来这样做了吧。

做什么是为了自己开心,没有人求着别人来看什么。所以呢,不喜欢就点退出,喜欢就点小红心小蓝手顺便评论。
闭紧嘴!

一颗橘酱:

对于被“DYS奇文共赏” @DYS奇文共赏bot 挂了的事,简单说明一下。



斯坦李说过一段话,我现在把这段话写下来贴在自己脑门上也贴在喷子脑门上。




“我写的故事旨在让自己快乐,而不是为了取悦哪些群体,了解读者,不如你了解你自己更多。”




“有一条建议我经常对别人说,有志成为画家和作家的人会问:你为谁写作?我应该为谁写、为谁画?我总是说,你应该为自己而做。我从来不会试着去写一个你喜欢的故事,我又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我会去写一个我喜欢的故事,我觉得如果我喜欢一个东西,那我不会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像我一样的人,一定还有很多很多别人和我品味相同,所以作为作者,如果你忠于自己,写自己喜欢读的故事,那么概率上说就会有很多其他人有一样的爱好,但如果你试图给某个别人写故事,你就不可能像了解自己那样了解那个人。所以我是个很自私的人,一直都只是在自娱自乐。”




我的爱好可能让你们恶心,可能像垃圾一样不堪入目,但是它并不是什么违法的事,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你们摸着良心说说我是杀你全家了还是抢你棺材本了?




写文不是我的职业,我也没必要迎合所有人的喜好,在意你们所有人的三观,这一爱好是我摇摇欲坠的精神世界的支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给我一点希望,让我知道我还有可以做的事情,还有我喜欢的事情,还有很多人喜欢我。




我有捍卫我自己喜好的权利。




它们不是洪水猛兽,只是无休止的漫长生活里闪耀的一小块灯塔的碎片。




是这个世界给予我的小小馈赠,是很多个夜晚对我的浪漫守护,是那些孤独时刻治愈我的星辰。我们从来不会因为自己存在而存在,但会因为我们喜欢的存在着。




这是我最后一点小小的温暖,是我破败不堪,无望的生活中的一点精神光源。




道德从来不是你们用来束缚我的工具。我不能因为你们疯子多声音大就认为你们是正确的,三观不合不代表你们可以随意扼杀我。我们从来不需要道德或者世俗标准做武器。




哪有那么多伟大高尚的爱情故事?说文中的林林生活不幸福为什么不能出生在好的家庭,对不起,我的设定就是如此,很多漫画,小说,电影电视都是如此,你难道要个个批判?这只是一个铺垫,让感情和情节更好地发展,当然你非要咄咄逼人我也没办法。说什么抖m抖s和别人做了的,我只能说有cp洁癖的别来看我的文,一百人个人一百种喜好我要烩怎么一锅菜才能满足你们的口味?你们怕是不知道渣攻贱受,斯德哥尔摩症这些设定,不要和我扯现实,现实只会更难受,更残酷。




我和我男朋友就是这样,具体地我不想说了,毕竟都过去了。我只是想说,这些真实存在,不能你没见过,就去否定。




你要说我把自己的情绪代入我也没办法,确实在我塑造的人物上可以找到我的影子。可是这些都是假的啊,你为什么非要当真呢?电视上男的女的一被窝睡觉你知道是假的,话剧里这枪一响那儿人倒了你也知道是假的,凭什么到我这里就成了真的呢?你们这个智商看什么同人?我们是拍纪录片的还是当狗仔的?必须和他们本人的生活一模一样吗?你直接zqsg的去当私生吧。




你对这些的不耻,恐惧,没必要折射到别人身上,我自己,并不烦恼。




大家都是凡人,有七情六欲,我们都没那么纯洁高贵,我就是一普通人。




作家荞麦说过,“之前那些人在文学名著下面刷道德观的时候,大家觉得好笑,觉得只是说明他们不懂文学。现在那些人在明星那边刷相处准则的时候,大家觉得因为他们只是八卦才这样吧。

但这并不仅仅是不懂文学,也不仅仅是吃明星的瓜。而是在不停反复实践那种极度单一的道德规范,并且越来越自如的行使判决权。然后这种道德实践和越界判决最终会进入现实生活,影响我们每一个人。

我既不是周一围的粉丝也与李诞并不相识,但我对这种极度单一的道德规范感到厌恶,并且对日趋紧缩的私人道德空间感到担忧。”




当一个人对世界的多元无法理解的时候,道德是他最后的底牌,像扔出一张二向箔,管你文学巨著还是明星朋友,别的我不懂,但我可以用道德审判你,世界变得越单一越好,直到他能理解为止。




谁曾伤天害理,谁又是上帝?




每个人当然都可以发表自己观点,但现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存在一个误差,个人观点就仅仅是个人观点,它代表的只是你个人的喜恶,它不是是非标准啊。




大家道德都这么高了,为什么会不知道,道德是用来约束自身的?




为人准则不过是: 看着自己的行为避免失当,闭上肆意评论别人行为的嘴巴。 ​​​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只能去相信而不能去思考,你可以阻止我愤怒,但你无法阻止我发笑,你可以阻止我发笑,但你无法阻止我想象,而当你连我的想象都要阻止时,你就再也阻止不了我的疯狂了。 ​​




有时候,人的思想其实是不自由的,因为外物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塑造你,他们逼迫你接受主流的审美、接受声音最大的人的看法——即使那不合逻辑、不符合人性、完全违背你的利益。但是真正的你只要还有一息尚存,总会试着发出微弱的声音。 ​​




不是每个人人生的意义都能被你所理解。




你们在网上高谈论阔,你们在线下唯唯诺诺。

没有刻意针对谁,也欢迎对号入座。 ​​​




“作者本来就是乱写,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但认真的读者却以为里面有着深意,用心的来研究它,结果是到底莫名其妙,只好怪自己浅薄。假如你去请教作者本人罢,他一定不加解释,只是鄙夷的对你笑一笑。”——鲁迅




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在这个节骨眼上投这么一稿,下一步是不是要举报我去拿那五千元?我很悲伤,原来全世界的人类都一个鸟样。




关于奇文共赏这个bot我也忍不住想要吐槽,不知道皮下这么哗众取宠是为了什么?是生活太过安逸无法满足你内心的丑恶? @DYS奇文共赏bot




也要向矿泉水老师道个歉,因为我的思想问题与文风问题同时连累了您,可能这篇文的发展走向偏离了最初的轨道,也请各位不要攻击怡宝太太,有什么问题直接和我说。 @怡宝两块一瓶




这篇文还会继续更新,在这里给各位打预防针,喜欢的人很多,想看的人很多,我没必要因为你们就不写了,您要不喜欢,趁早取关。




“我很少解释,不回应,当然,我认得在座每一个人。事实上,你们对我的百般注解和识读,并不构成万分之一的我,却是一览无余的你们。”




有的人他比你还明白他是在冤枉你,他比你还明白你有多优秀,但他还是要诋毁你。






被同学惊奇的问“你怎么知道拂晓就是五更?”
我支支吾吾来了一句“因为,五更天大明~”
【捂脸哭】我社太优秀了吧!!!

9088【斜眼笑】

全制作组磕双北啊!!!【咬手绢】

人生难预料(二)

•短小的一更(抱歉)
•请勿上升正主!





——正文——








“公子,其实他算得并不准。”九涵递过去一杯茶。

“我知道。”张云雷浅浅抿了,就去看自己店里的新布,“我是十四年前在京城遇到的他,不是七年,不是杭州。”

“公子还记得。”

“和他在一块,每日每夜,我都记得。”张云雷取下一块水红色的布递给九涵,“扯一尺半,对街的李少爷要给他新过门的妾做袄裙。”

“哎,”九涵接过了了布去量,开口要说话,就瞧见张云雷拿着扇子背着手出去了。

九涵拿着尺子量布,却左想右想想不通,既然张云雷知道那人算得不准,却为何扔了银子不说,还哭成那个样子?

十四岁的张云雷被杨家十七岁的少爷一千五百两两银子买了下来,又多给了五百两,连卖身契都搭了进去。老鸨本不愿意,守着张云雷这棵摇钱树,两千两银子还愁挣不来?可这杨家,老鸨不敢对着干,只得又狠狠敲诈了杨少爷一笔,又三百两雪花银流进了百花楼,这才放了张云雷去。

张云雷咬着嘴唇坐在床上,身上的薄纱外衫勾勒着张云雷盈盈一握的腰,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也冷但更多的是害怕。

门吱的一声开了,张云雷一下子站起来,白嫩的脚丫踩在青砖地上。

“杨少爷……”张云雷紧紧拢着身上的衣服往杨少爷身边蹭,院子里姐姐们教的脸红东西此刻忘了个干净。

“哎哎,你把鞋穿上先。”杨少爷说了两句,张云雷还愣在原地,杨少爷一把抱起他放到床上。

“杨少爷……!”张云雷下意识的挣扎但瞬间又乖乖的任由杨少爷把他抱上床,手去摸杨少爷镶了和田玉的腰带,“我伺候您睡吧。”

“不用,”杨少爷把张云雷的手握在手心里,“我买你跟那些公子买你的目的不一样,他们要的是一夜风流,我要的是你。”

杨家少爷叫杨九郎,是杨家最小的儿子,从第一次被身边那些纨绔子弟带进百花楼的时候就看上了张云雷,从此日日来,整个人都溺在了张云雷唱的曲儿里。

后来的日子,整整七年,两个人日日在一起度过了读书的年岁,张云雷以伴读的身份陪了杨九郎七年,两个人在外面的宅子里,过的蜜里调油。

在张云雷二十一岁生辰时,杨九郎给张云雷在宅子里搭了个属于他的戏台,过生辰的第三天,杨府就传来了杨九郎要成亲的消息。

张云雷十岁来北京的时候,被刘妈抛弃,从此世间只有他独自一个人,但后来他遇见了杨九郎。

张云雷二十一岁离开北京的时候,除了跟在身边很多年的九涵,他真真正正的是独自一人。

杭州的冬天,是钻骨缝儿的冷,不像北京是小刀子的冷风,小时候坐科膝盖留下的伤疼,年年都缠着张云雷,都得靠汤婆子夜夜捂着,才轻点疼痛。

九涵扯了布去量尺寸,就见张云雷踱着步子进来,“啪”的一声把扇子摔到桌子上。

“九涵,我们回北京。”